我在疫情中看見的三件事 – 陳健威牧師

「上帝並沒有製造問題, 他乃是給我們力量去應對問題。」 ~ H a r o l d S . K u s h n e r

一、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( 傳1 : 9 )

這次是不一樣( T h i s t i m e i s n o t d i f f e r e n t ) ?近日, 有人問我: 「香港教會歷史有否停止聚會這麼久? 」我回答: 「有, 不過你未必聽聞過。」他說:「何時? 」我回答: 「第二次世界大戰香港淪陷被日軍佔領的時期, 因不少教會被佔領來作其他用途( 最可怕是用作慰安婦地方) , 大部分教會停止聚會。」我和你也不會知道當時情況? 因為歷史太遠了, 不少記憶被遺忘, 就如沙士S A R S 一樣, 只是十七年的日子, 我們也容易忘記這個慘痛的日子。我曾讀過一本書《太陽旗下的十架: 香港日治時期基督教會史( 1 9 4 1 – 1 9 4 5 ) 》, 當中記錄的香港教會慘況, 對比現在的光景, 現在的痛苦只是「小巫見大巫」。

或許, 你不喜歡用這個來比較, 我們可以回顧香港歷史, 有著不少困難的日子: 戰後重建、殖民時代港督麥理浩上任前( 他管治時期被稱為黃金時代) 、1 9 8 9 、1 9 9 8 、2 0 0 3 、2 0 0 8 , 這些日子香港都是十分艱難。對於香港或教會來說, 這一次是另一個新考驗, 希望大家都能勝過。

二、 科技之下的未來教會生態

在上世紀, 不少教會對科技多抱著敵意的態度和批判,但隨著日子的過去, 我們不單改變了態度, 更換來要倚靠科技的幫助, 這次疫情的影響, 科技確是協助了教會, 應付日常的運作( 崇拜和小組) 。

可能不少人仍覺科技不可能代替實體教會, 但是, 人經驗了科技的方便和簡易操作, 行為也會改變( 如智能電話帶來的改變) , 這次經歷讓我們嘗試到科技與教會的關係, 不只是以往可有可無的工具關係, 我預期未來教會與科技將會是結合的關係, 例如未來的A I 講章、機械人牧師、網上虛擬教會或小組等等, 其實已經不是新鮮事宜,只是尚未普及, 何時會見到這事普及? 我不知道, 但無論你喜歡與否, 我們正是上了一堂未來教會的實習課。

三、 末日感覺

新冠肺炎帶來超過十八萬人的死亡, 不少人也感到害怕,特別是美國或義大利的病患者, 而疫情令不少基督徒聯想到聖經的世界末日, 認為將會在不遠的日子來到。新冠肺炎是否末日的先兆? 我個人不確定, 因為每一次災難都可作為一個先兆, 但可以肯定新冠肺炎帶來末日的感覺, 這種感覺不只是患者「行過死蔭的幽谷」, 而是大部分人感覺無助無力和恐慌。還有, 我常問自己: 「若我感染了這病毒, 會害怕死亡嗎? 」這是很好的問題, 相信也是聖靈向我提出的問題, 末日感覺就是催逼我們面對死亡的最好時刻, 但願這種感覺是提醒我們, 不需害怕末日死亡, 過於使我們恐懼末日。

最後, 不少科學家觀察這段日子的地球, 因著人類減少活動得到喘息的機會。其實, 需要救贖豈止是人類, 地球也等待著救贖, 諷刺是人類大量的傷亡, 地球才能得到救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