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是教會的下一代? – 陳健威牧師

我在教會事奉超過22年,常常聽到傳道牧者或肢體之間的溝通裡,談及教會要有「下一代」,這不獨是我在其他教會事奉中,一個最為關心的問題(也是元福常常提到的話題),其實也是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每五年一度「香港教會普查」的核心關注問題,讓我們先看看近年普查的結果(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):

我想大家看完這個圖表後,最關心就是15-24歲那一個攔的數字,因為我們想到下一代,就是以年齡作為區分的理解。
以年齡作為區分是一種普遍性的看法,以生物遺傳的角度來看「下一代」,這種看法十分之正常,也被視為理所當然,當我這種年紀被人問到:「你有沒有為到「下一代」設想時?」自然就會關聯下一代的意思就是指我的兒女,這是一種以生物遺傳的角度看「下一代」,是一種「常識」(common sense)。
然而,教會的「下一代」是否就是指向生物遺傳角度來作檢視呢?可能大家已經問到,我們的三代一起參加教會聚會,難道他們不是教會的「下一代」?確實,從年齡的角度來看,這是無需爭拗,但是當我們細心思考問題,再從聖經的角度來看,這問題的回答,可能不是我們「常識」的這一般理解。
新約聖經中記錄了教會的出現,也記錄了教會的發展,有部份提到教會的第二代(即是題目所說的「下一代」),我們知道的第一代信徒,是指十二使徒或保羅所提到的五百多位的弟兄(林前十五章6節),那麼第二代的基督徒就是第一代信徒傳道後的果子,包括猶太人及其他外邦人,也包括「信二代」,但當中的比例最多就是一些外邦信徒的名字,這可以從書信中印證出來。
上述已經出現了一個教會對下一代現象理解的分野,教會傳福音的對象,包括:家人、親屬、朋友及鄰居等,他們無論甚麼年紀,信主後就是教會的「下一代」,還有最重要一點,起初的耶路撒冷教會(教會歷史為視為母會),是以猶太人作為傳道對象,使徒或門徒理所當然的想法,教會的下一代就是以猶太基督徒為首要對象。可惜,上帝的心意何其難測,在主後第二世紀,耶路撒冷教會消失於羅馬政權的壓迫之下,反而,外邦人教會卻在不同的環境(主要是希羅世界)之下生存下來,並且在日後教會歷史中,產生了東方和西方兩個為主的教會。
這個歷史反映了一個新角度,教會的下一代可以是我們年輕的下一代,但卻不是必然,聖經或歷史的提醒我們,「下一代」主要指向是一個與我們不同成長環境,不同的思考模式,不同的屬靈體驗,或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人,唯一相同的,就是他們接受耶穌基督後,共同接受基本的教會信仰,就像以猶太人為背景的基督教進入希羅世界,被外邦信徒所接受,最終在希羅世界中發展下來,取代了耶路撒冷教會的地位。
誰是教會的下一代?香港教會一直環繞著年齡的角度來思考,然而這角度方向真的是正確嗎?若不是全然的正確(即只是部份的正確),那麼其餘的方向又是甚麼?希望日後繼續與大家分享。